重庆时时彩走势图

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运营 | 制造 | 终端 | 监管 | 飞象科技 | 业务 | 技术 | 报告 | 博客 | 特约记者 | 论坛 | 周刊
手机 | 互联网 | IT | 5G | 光通信 | LTE | 云计算 | 三网融合 | 芯片 | 电源 | 虚拟运营商 | 测试 | 移动互联网 | 会展 | 黄页
首页 >> 论坛 >> 正文

手机为啥越来越难修?背后竟有这么多秘密

2017年10月9日 11:23  腾讯科技  作 者:长歌

《经济学人》杂志日前撰文称,以智能手机为代表的现代化设备维修难度越来越大,除了受到产品特性的影响外,还表明数字时代的物品所有权发生了变化,消费者已经很难再像以前那样掌握全部的控制权。


以下为腾讯科技编译整理的原文内容:


同样是设备,智能手机和拖拉机却有着天壤之别。而移动设备维修连锁公司的老板,与种植玉米和大豆的农户似乎也没有多少相似之处。但詹森·德沃特(Jason DeWater)和盖伊·米尔斯(Guy Mills)却因为相同的原因感到愤愤不平。


“就连我们也已经修不好iPhone的Home键了。”德沃特说,他曾经是一名音乐家,后来利用自己喜欢修理东西的业余爱好在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开了一家维修公司。


“以前,如果约翰·迪尔拖拉机出了问题,我们可以自己修好。但现在已经搞不定了。”米尔斯则解释说,他的农场位于奥马哈以西3小时车程的安斯利,占地近4000英亩。


像德沃特和米尔斯这样的人越来越多,不只是修理员和农场主,还包括洗衣机、咖啡机甚至玩具等各种产品的用户。这些东西都很难修理——甚至由此引发了一场为了争取“修理权”而展开的斗争。


在美国,这场运动已经使得十几个州起草了相关的议案,其中就包括内布拉斯加州。在大洋彼岸,欧洲议会最近也通过一项动议,呼吁监管者强制要求生产商降低产品维修难度。


由于内部结构复杂,某些类型的设备向来都难修,包括复印机和医疗设备。但罗彻斯特理工学院的纳比尔·纳瑟(Nabil Nasr)表示,曾经的例外如今变成了常态。就连约翰·迪尔拖拉机都内置了数百万行软件代码,用来控制包括引擎和扶手在内的各种配件。


为了缩小体积、容纳更多新零件,移动设备里面采用的零件密度越来越高。当维修信息网站iFixit分析不久前上市的三星Galaxy Note8时,发现这款产品主要用胶水把零件粘在一起。这样虽然省去了扣件,但却加大了维修难度。


厂商也给维修增加了一些不太明显的障碍。租赁设备和处于保修期的设备一直都不允许拆机,但企业现在还经常禁止用户自行修改软件。例如,在《约翰·迪尔嵌入式软件授权协议》中,该公司就保留了软件程序的所有权。他们还引述了《数字千年版权法案》中的一项引发争议的内容称,用户绕过版权保护的行为属于非法行为。但要开发电子设备诊断工具,就必须这么做。


企业还拒绝提供技术信息、专用维修工具和备件。德沃特一直以来都依靠iFixit的手册、自制工具和翻新件或模仿件。他还加入了一个全球维修商网络,那里的成员经常会针对如何维修新款移动设备交换信息。“如果中国有哪家店知道怎么维修,我们有的时候甚至会把设备寄过去。”他说。


iFixit CEO凯勒·韦恩斯(Kyle Wiens)表示,可维修性今后可能变得更加重要。企业不仅希望用户使用授权维修商,还有越来越多的设备不再以独立形势存在,而是借助附带的一系列服务创造额外营收。


亚马逊Echo等智能音箱便是典型例子。这家电子商务巨头虽然可能仍在这款设备上亏损,但却可以借此出售更多其他产品,收集更多用户信息,然后利用这些数据提供更多服务,或者发布更多定向广告。



深刻影响


类似地,如果厂商认为无法通过其收集的数据变现,健身手环等可穿戴设备的价格也将远高于目前的水平。如果用户很容易修改这种设备,就会切断产品、服务和数据之间的盈利链条。正因如此,这些厂商才会更加小心翼翼地保护这些设备。


这些企业表示,限制用户自行维修(无论是个人用户还是企业)有助于保护他们的知识产权,同时也是为买家的利益着想。例如,苹果不希望消费者因为在安装屏幕时打碎玻璃而受伤。如果只有苹果自己能够更换Home键,那就可以避免黑客熟悉指纹读取系统。这并非危言耸听:以色列的研究人员最近就成功对智能手机的屏幕进行了改装,可以用于记录键盘输入信息和安装恶意软件。


然而,难以维修的确有很多弊端。授权经销商距离用户通常很远,收费也远高于独立维修商,而且往往解决不了问题。禁止用户自行维修设备还会限制创新。农用设备领域有很多发明(例如圆形灌溉系统)都是农民自己设计的。


生产顾问马克·沙弗(Mark Schaffer)表示,不能轻易修理设备给很多地方造成了困扰,因为从智能手机到洗衣机,越来越多的产品出现故障后都会被直接丢弃,而不再维修。这便会增加浪费和污染。根据德国智库Oko-Institut的统计,该国用于替换故障家电的新家电比例(而非首次购买的家电),从2004年的3.5%增加到2012年的8.3%。


为了扭转这一趋势,同时捍卫整个行业的利益,由维修公司、环保组织和慈善机构资助的游说团体Repair Association希望美国立法者能够出台旨在保障“维修权”的法律,要求各行各业的公司为消费者和独立维修商提供与授权服务提供商相同的服务文档、工具和备件。


他们希望,一旦有一个重要的州通过这种法律,全国都能跟进——就像汽车行业一样,马萨诸塞州在2012年通过了汽车维修权的法律后,促成了汽车厂商与维修商达成了全国性的谅解备忘录。


立法之所以还没有通过,是因为Repair Association面临着厂商的激烈抵抗。苹果的战略是做好两手准备。他们已经向内布拉斯加派遣游说员。据称,这些游说员向当地政客警告称,这样的立法会导致大量黑客涌入该州。


与此同时,他们也做出了象征性的承诺——该公司今年4月宣布将向授权维修点发送400台屏幕维修机,这样就不必再把损坏的iPhone发送到中心维修站统一维修了。另外,他们还在投资开发各种技术,简化产品回收过程——其中就包括专门拆解iPhone的Liam机器人。


这种做法能否给维修权运动降温,目前还不得而知。但此举反而有可能加快这场运动的进度。在监管制度较为严格的法国,如果故意通过产品设计来限制使用寿命,就会面临最高30万欧元(35.4万美元)或最高相当于在法国年销售额5%的罚款。厂商还必须将产品的大致使用年限告知消费者。政府希望这两项规定可以促使企业降低维修难度。


背后深意


纽约大学的詹森·舒尔茨(Jason Schultz)表示,世界各地针对维修权展开的争论凸显出一个更为重要的问题:在数字时代,拥有某件东西究竟意味着什么?他与凯斯西储大学的阿隆·波扎诺斯基(Aaron Perzanowski)合著了《所有权的终结》(The End of Ownership)一书,在其中描述了企业如何通过各种方法限制人们对自己购买的东西的控制力,尤其是数字产品。“所有者”往往无法转卖商品,也无法将它与其他数字产品融合起来。


企业甚至开始限制实体商品的买家权利。例如,特斯拉不允许用户利用该公司的无人驾驶汽车通过Uber和Lyft等专车平台赚钱(显然是因为他们很快就将推出名为Tesla Network的自有专车平台)。值得关注的是:倘若特斯拉进一步加强对Uber不利的政策,究竟会发生什么情况?


无论如何,所有权的淡化似乎触痛了左右两派的神经。“维修并不是个党派问题。”Repair Association执行总监盖伊·戈登-伯恩(Gay Gordon-Byrne)说,他指出,维修权立法已经在多数州获得了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的支持。


德沃特和威尔斯这两位内布拉斯加州的居民让我们得以了解背后的原因。德沃特是自由派,他认为自己的生计会因为大公司的政策而受到威胁。而较为保守的威尔斯则认为,不能维修自己的拖拉机对私有财产构成了威胁。这两派人士联合起来,将会组成强大的联盟。

编 辑:章芳
相关新闻              
 
专家观点
我那时最多是从一个甩手掌柜,变成了一个文化教员。业界老说..
精彩专题
聚焦2017年天翼智能生态博览会
2017年上海MWC——势在人为
聚焦2017年IMT-2020(5G)峰会
聚焦鹰潭移动物联网产业园开园大会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重庆时时彩走势图 CopyRight © 2007-2017 By 重庆时时彩五星综合图走势图_重庆时时彩100%必中秘籍_重庆时时彩走势图分解教程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